fvsyn

内部消化

这篇充满了我个人的主观情绪,小学生文笔,胡言乱语,ooc警告

1

 

木叶的暗部和根一向关系不太好,其实也是暗部单方面看根不顺眼,因为按对方那一套“四没一有”原则来讲,他们这伙子压根儿不搭理暗部,他们谁都不搭理,反正谁挡了他们做任务就砍谁。

 

根的行事准则简单粗暴,暗部的人讲理是和他们讲不明白的,动手也落不着好,一旦动手那边就是冲着杀人来的。动嘴和动手都没有用,和三代目报告更不顶事,老头是个温和派,又对团藏怀着愧疚,听完报告吸吸烟斗说句算了吧,这事就算完了。

 

上司放话了就只能忍了,不过这倒是一点不妨碍村里的的忍者背后骂他们,整个根连带着团藏祖坟不知道被人口头上刨了多少遍。

 

但都是不了解团藏的才背地里骂他,要是了解了团藏为人,那得打死他。要不是实力不俗而且还有根的人充当保镖,团藏早就被一闷棍打成痴呆了。

 

2

 

卡卡西十三四的时候还被团藏挖过墙角来着,他年纪小归小可一点不傻,一开始被水门老师的死一激,动摇了一会儿,可后来调查木遁的时候被一点拨就寻思过来了,团藏想三代火影死了自己好上位。

 

卡卡西觉得这老头活得还挺美的,每天都走在靠祸害别人实现梦想的路上,哪怕这个梦想基本不可能实现。

 

变成三代应付暗杀的时候,卡卡西又遇见了昨天那个拿木遁要抽他的小孩。

 

这时候天藏才十岁,还没长开,也还没有天藏这个名字,该管他叫“甲”。

 

两种极端在他身上诡异的共存,他能干净利落的夺人性命,也能用木遁托住落下的雏鸟,好像杀再多人也不能玷污那双干净的眼,只因为里边什么都没有,从一开始就空空如也。

 

而他周围的人也是空的,自然什么都给不了他,他的抚养者即使有,也绝不会教给他。因为脑子空空的人最好驱使,说什么就信什么,下了命令就执行到底,一个“不”也不会说,哪怕明知是去送死也从不质疑。

 

在了解根的忍者以前,卡卡西以为自己不会再有怜悯这种感情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怀着怎样的心情把那个木遁使放走的。说的理由倒是挺好听,能骗过别人,却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什么为了村子,狗屁。村子里有那么多人合伙逼死了你爹,说这话是真不怕闪了舌头。”

 

那天晚上卡卡西难得没有梦见琳,看见了五岁的自己站在枕头边上瞪他,他倒是头回发现自己那双老是耷拉着的眼还能这么吓人。

 

对父亲的死卡卡西不可能不恨的,他只是掩盖住那些,让自己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成功了一次,那么今后带土的死、琳的死、老师的死所造成的一切负面影响都可以这样掩盖。自己的脑子早就出问题了,卡卡西很清楚这一点,当时盖住的东西不会消失,它们只是找了个地方藏起来,随便哪个时候再冲出来把自己的生活搞成一坨屎,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去就是。

 

熟悉卡卡西的人大都明白这一点,但就像是面对房间里的大象,谁也不提。

 

没过多久卡卡西就又碰见甲了,俩人第三次见面他差点被车裂,虽说对方是为了帮他,但卡卡西还真想不出来怎样的孽缘才能让甲见他三次拿木遁怼他三次。

 

“确实是孽缘,那位才十岁呢,你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来。”

 

在梦里难得快活一次的卡卡西被五岁的自己一记苦无扎醒过来,头昏脑涨的去洗床单被套。这次难得他的负罪感没有那么重,反正以后没什么机会再见了,这个人也会很快被他藏到心里不知哪个地方再挂上锁。

 

3

 

三年以后的打脸来得又响又痛,一看见从碎石堆后边出来的天藏,卡卡西那些见不得光的心思又开始活泛,直接撞烂了锁冲出来。

 

没想到对方是听了团藏的命令来取他眼来了,卡卡西气得够呛,团藏连死人东西都不放过,这是欺负他孤家寡人好对付啊。

 

最后地底下那顿折腾相当精彩了,天藏又是跳反又是被蛇吞,卡卡西只好先放口遁再上千鸟。

 

好不容易蛇口脱险,看见天藏留下的那张纸卡卡西浑身都凉了,无形中有只手揪住他腹腔里所有的内脏,那些柔软、易破裂、被脂肪包覆的肉块被拉扯着向下沉一直到底。对方任务失败了还打算和团藏讲理,这是找死去了,当然也可能他最后的结果比死还坏。

 

他不应该向天藏灌输自己的想法,或者在更早以前,连“天藏”这个名字都该让他放弃。那个孩子很聪明,学什么都快,学卡卡西那套理论自然也很快,但学会了他就不可能留在根里面了,天藏的下场不会比死好多少。

 

卡卡西满身冷汗,才刚刚站起来,就感到一个很小很轻的身体趴在他背上,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就像从前赖在父亲背上撒娇的自己。那孩子的围巾一端耷拉下来,尾端的流苏正好垂到他的大腿上,微微发痒。

 

“把他抢过来吧,这样他也不会死你也快活。反正是木叶欠你的,你已经失去那么多了,木叶白牙、金色闪光还有写轮眼,哪个不比区区一个木遁使来得强?”

 

4

 

他大概是疯了,听了那些鬼话还真冲进根的基地去抢人了,以至于沦落到两个人对抗根的顶头上司外加其全员的境地。

 

对峙的每一秒都被拉长到到让人焦虑的地步,卡卡西看着团藏的嘴开开合合,脑子里连一句话都挤不进。他很少会如此渴望对方的死,上次还是目睹旗木朔茂尸体的时候。

 

三代赶在惨剧之前出现让事情有了个比较圆满的结果,卡卡西从此在暗部有了个新的后辈。

 

没用多久这个前后辈关系就转成了恋人关系,还对暗部一众忍者的恋爱观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导致相当一部分优质单身男女执着于从根里拐对象到暗部,并且进一步实现“内部消化”。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叫巧妙瓦解敌对部门战斗力,顺便给团藏那老头添堵。

 

可惜之后的多年时间里,由于这些人不像卡卡西那样有颜遁,这种事的成功案例低得只有令人发指的一个。

 

5

 

交往两年终于上了本垒,兵荒马乱的一夜之后,次日例行集合时卡卡西和天藏卡着点进的门,面对队员开玩笑式的提问,天藏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昨晚前辈做了太多次所以爬不起来”。一阵死寂之后,被硬塞进满嘴狗粮的队员们纷纷转头去收拾柜子,哪怕柜子已经很整齐的也翻乱了重新整理。

 

之后的几天里,卡卡西一度收到了无数的“死亡凝视”,来自暗部中以卯月夕颜为首的优质单身男女。

 

这样的闹剧还上演过几次,其中一次是和以前的忍校同学聚会的时候,凯这个永远青春、永远热血上头的家伙挑起了头,几人纷纷打趣他俩。结果天藏真的开始和他们解释原因,表示昨天前辈要试新玩法自己拦不住,在他讲出玩具的款式之前卡卡西一把捂上了那张嘴。

 

可惜为时已晚,除了已经大脑当机的苍蓝野兽,桌上的几人纷纷投来了“死亡凝视”。那顿下午茶只有天藏吃得特别开心,临走还打包了几份核桃糕,其他人没怎么动嘴,全被腻着了,甜的点心吃到嘴里发苦,心里更苦。

 

他们倒是知道卡卡西的对象不是一般人,能让这个哪哪都挺冷淡的家伙动心的人肯定有独特的地方,敢情他喜欢这种奔放的类型,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那个对象缺根筋,你这个人浑身都是心眼,怎么就没教教他呢?”临走的时候阿斯玛拖着他耳语几句,卡卡西护短的心顿时就起来了,“这么热心,那今天这顿就你请好了。”说完一招呼服务员又加了三份核桃糕带走。

 

事后卡卡西苦口婆心劝天藏说以后别这样,天藏忽闪着那双酷似招财猫的大眼灯问他为什么,卡卡西看着那双黑黢黢的眼,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那双眼睛的主人不懂什么人情世故,也没有什么羞耻心,因而显得过分坦荡了。哪怕有朝一日天藏赤条条的走上街,被这双眼看着,反倒是看的人该唾弃自己心太脏。

 

坦荡也挺好的,进行完夜间运动的卡卡西这么想着,抱起枕边人去浴室清理。

 

6

 

把别人的玩笑当真还一本正经的辩解,问到相当私人的问题也能张嘴就来,说话做事基本不会看气氛,某些生活技能更是一窍不通。卡卡西都想联合暗部同僚给团藏写建议信了,和平年代养这么多战斗力爆表的生活残废有个蛋用,虽说居安思危没错但这老头也太过分了,怪不得根的人全吃兵粮丸,自己做饭有几个基地也不够烧的。

 

卡卡西边做饭边心里骂着团藏,顺手再把核桃蛋糕塞进烤箱定上时,天藏上一个任务又跑出去半个月,光啃兵粮丸估计又要掉不少肉。

 

科技进步是件好事,做蛋糕方便,原料照比例加碗里用机器搅拌就能做出蛋糕糊来。他们俩以前不太愿意做带鸡蛋的菜,蛋液要是不小心沾手上和血的触感太像了,干掉以后就更像。

 

 

天藏开门的时候家里的糊味差点把他顶出来,进厨房发现烤箱里的“铅球”有几个已经着了火,赶紧收拾残局开窗通风。

 

买盐回来的卡卡西收到了来自天藏的若干抱怨,而知道这是特意给自己烤的蛋糕以后,天藏表示十分感动并让他把烤盘扔出去,本人原话是这么说的,“那个烤盘已经和你的蛋糕手艺一样无法拯救了。”

 

鬼知道为什么卡卡西烤的蛋糕总是一副地狱般的光景,明明别的菜做的挺好,可能是鸡蛋也不待见他吧。

 

我觉得根的忍者明显缺乏某些方面的生活常识,晚上洗碗的时候卡卡西和天藏说这事,对此另一个当事人耸了耸肩,表示你蛋糕做得真好,卡卡西则回应他你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数不清第几次面对一个洗完澡光着到处跑的天藏,卡卡西觉得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俩人交往前边的三年是这样,那是被干得少了没长记性,现在都七年了还一直这样,明摆着是要和他睡,不然解释不了为什么对方浑身都是干的,只有屁股连带大腿后边那块水光一片。

 

 

两个人第二发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的时候卡卡西突然顿住了,拔出来问天藏闻见糊味没有,天藏都想一发木遁把他车裂了。

 

“你不会是又烤了蛋糕吧,烤盘不是已经丢了吗?”

 

“对啊,所以我用的电饭煲,隔壁的大婶教的。”

 

最后电饭煲也和烤盘一起被扫地出门,卡卡西本来要睡一个月沙发的,在使用颜遁之后不了了之,不过被要求写保证书,保证自己再也不烤蛋糕了。

 

7

 

木叶不知道哪个电视频道搞了个节目,大街上到处逮人采访,问人家和对象是怎么认识的。主持人视力不太好,挑人的唯一标准就是没有标准,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什么类型都有,整个节目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搞笑。

 

卡卡西记得水门老师和师母倒是挺喜欢这个节目,可惜这个节目在九尾袭击之后就停播了。

 

听说那天节目组为了赶工就睡在台里,卡卡西那一阵子忙完了以后去电视台的旧址献了束花。那个电视台的楼也算是木叶的地标性建筑了,首当其冲被九尾掀了,不过新的楼已经起来了,比原来差不了多少。

 

好多年以后那个节目复活了,那时卡卡西已经成了六代火影,天天被埋在公文堆里,黑眼圈能够到嘴角,下班时间不定,加班时间一个劲儿延长,忙起来的时候可以说鬼都睡了他还没睡。上一次的X生活比上一次的季度总结还要遥远,下一次的X生活直接靠做梦比较快,现在他连天藏屁股的手感都快忘了。

 

下午两点,正是犯困的时候,卡卡西不但睡不了午觉,还要批一堆长老团专门给他添堵的文件。他边批边在心里扎小人,当时就该想到的,那些不憋好屁的顾问们没死在战争里可是后患无穷,要是自己上任的时候没拦住那份同意书,天藏现在可就在大蛇丸那养老了。

 

拦住天藏需要的是解开他的心结,拦那几个老东西工程量可海了去了,卡卡西甚至想过要是实在拦不住天藏了,自己也跟着走算了。

 

“走什么走,和他们撕破脸不就行了,看看最后是谁下不来台。”

 

好些年不见,这回小号的自己又托梦来了,他一出现卡卡西就知道自己又好干点不那么理智的事了。

 

转天那几位找上门来的时候,天藏估计已经快出火之国了,跑去和纲手静音一道完成那个“战后各国损失状况调查”的任务了。卡卡西笑着打太极,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就这样吧,毕竟您几位也不能把吐出来的再吃回去是不是。

 

正回忆到天藏归家,两人小别胜新婚老房子着火眼看就要一发不可收拾,鹿丸在办公室门口把他叫回神了,让他上个采访。

 

那个节目组全换人了,一上来还是那句老话,“请问您和您的对象是怎么认识的?”

 

再想起那时候卡卡西只感觉恍如隔世,数不清重复了多少遍的噩梦、手上总也洗不掉的血和突然一团浆糊的脑子,那些都已经离他很远了。当时他自己都没想到还能有人和自己过一辈子,他以为自己会死在不知道哪次任务里,或者在那之前先疯到自我了断。

 

“我和他本来是两个部门的,部门之间关系很一般,后来他和他的上司由于理念不合产生了矛盾,就调到了我们那个部门,最后我们就在一起了。”眼神放空了好一会,卡卡西才终于开腔,虽说这种片汤话说了和没说差不多,但节目组也不敢表示什么不满,只好另想办法。

 

而那天下午忆往昔突然心情大好的六代火影恢复了原不良上忍的本色,把工作交给鹿丸自己跑了,堂堂火影竟翻窗早退,几个起落之后踩上自家屋顶。

 

进屋时天藏正在往秋刀鱼上撒盐,看见他倒像是看见了鬼,手里一撮盐全抖落到了鱼外边。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确实,太阳还挂在天上的时候看见六代火影的概率不比看见鬼的概率大多少,天藏刚出完任务调休,打算做个便当给他送过去,以免火影大人被动沉迷工作饿死在岗位上。

 

“你不会是提前跑回来了吧。”

 

相处了这么多年,天藏还能不知道卡卡西脑子里怎么想的那就完了,可以说不用看屁股他就知道眼前这个不良火影尾巴往哪边翘。

 

“先不用做饭了,吃你就行。”

 

边开着黄腔边把天藏往卧室拖的卡卡西,完美屏蔽了对方“至少先让我把手洗了”的要求。

 

开玩笑,你一会儿根本用不着手。

 

卡卡西心里这么想着,顺便锁了卧室门。

 


==============================

我的个人想法,幼儿期是一个人心理成型相当重要的时期,卡爹的死要说对卡卡西一点影响没有是不可能的,文里那个小号的卡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卡卡西的真实想法, 但它也只能保持这个样子,卡卡西心里一直有这么一个孩子留在那个时候。

胡言乱语,有懂心理这方面的同志请不要打我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