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夜食

白色情人节本来想赶个甜甜的小段子,结果没赶上,就当它是吧。
小学生文笔,胡言乱语,ooc预警



挖墙脚成功的那天夜里,卡卡西第一次见识到天藏的饭量。


当时把人带回家想着糊弄个八分饱就成,结果天藏真把那句“不用客气”听进去了。本着“前辈说的一定要听”这一原则,天藏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把卡卡西家冰箱给清了,最后只剩几瓶调料还倒走半瓶酱油拌饭给吃了。


饭后点心是上次过节时朋友送的甜点礼盒,卡卡西看天藏一点饱的样子没有,又从柜子里扒拉半天翻出来的。天藏吃得特别开心,尤其喜欢里边的核桃糕,连点心渣都拿手指头捻起来舔干净了。


卡卡西震惊之余不禁又唾弃了一次团藏,好好一个孩子给祸害成什么样了,天天吃兵粮丸不吃正常饭到底不行。后来他才明白过来,天藏能吃是木遁细胞给带的,不过归根结底是团藏默许的实验,这个骂还是该那个老头接着。


天藏青春期那几年俩人伙食费呼呼往上涨,他以前苦日子过惯了吃饭一点不挑,量够了就行。倒是卡卡西生怕把人给养毁了,买了不少书回家带着天藏研究,结果俩人不光厨艺大幅增长,连体重也是。


就算每天三顿喂饱了天藏,有时候半夜一翻身,卡卡西的手就碰不着被窝里另一位了。收敛声息开写轮眼下楼一瞧,那位正对着冰箱使劲呢,整个人跟梦游似的。火腿牛奶面包片,泡菜饭团煎蛋卷,还有什么商店街的披萨煎饺烤牛肉,普通人的三餐被天藏一顿包圆了,一点看不出来六个小时以前刚解决了二十盘炒面。


当时信誓旦旦的说要少吃点控制体重,现在一看一点没少吃。但这话卡卡西只能在心里想想,无论如何不敢对现在的天藏说。以前天藏不懂人情世故,卡卡西开玩笑说他胖了,他也只是委屈巴巴冲自己喊,“前辈上次插我的时候明明说过胖一点手感好”,现在再这么干只会收获后辈的白眼若干,对方还会连续接外派任务,留他独守空房。


上次天藏一走,卡卡西三月不知肉味,但自己造的孽没地诉苦去,只能憋着,等对方回来再在床上算俩人这笔糊涂账。


卡卡西寻思这次自己也别多这个嘴了,正是长个的时候,爱吃多少随他吧,反正天藏也是有分寸的。


悄无声息返回床上,本来是装睡,结果装着装着真睡过去了。早上醒过来,怀里抱着那位神情安详仿若婴儿酣睡,嘴角还沾了点酱,呼吸洒到卡卡西胸口那块,又暖又痒。


多年以后,当上六代火影的卡卡西再回忆起这个场景,多是在他起床时,下意识伸手一搂却只搂到清晨微凉的空气。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