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大白小白和老白

本文含非怀孕生子,科学造人。
鼓起勇气写个长篇,佛系更新,随缘吧



1


卡卡西只给旗木朔茂当过儿子,而且这个儿子还没当够本就当不成了,所以在某一天要成为别人爹的时候,他感到莫名的慌乱。而天藏作为他儿子基因的另一位提供者更加慌乱,因为他长这么大连自己爹妈是谁都不知道。

这样的父母在战时及战后的很多年都挺常见,毕竟那时情况特殊,好多人连自己爹妈脸都没记熟人就没了,等自己成了别人爹妈的时候就慌了,既没经验也没人指导,鬼知道孩子能不能养活,都是凑合着拉扯大。

卡卡西和天藏情况要再特殊点,他俩的孩子是要从培养罐里长出来的,造人这项各方面都很复杂的工程在他俩那被简化过了头,他们俩交出一点基因样本然后回去等上一年就能领回来一个活生生的婴儿。一开始天藏是不愿意选这个方案的,出于幼儿期那些不愉算快的回忆,他听到和“罐子”相关的词就有点神经过敏,完全无法接受要让自己的孩子从一个培养罐里出生,他甚至想过植入人造器官受孕。

植入那个方法在两人体检之后被毙掉了,大和体内的木遁细胞把风险提到了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数值,卡卡西攒的旧伤和写轮眼年深日久的侵蚀让检查进行到一半就进行不下去了。

走出大蛇丸基地的时候天藏身上笼罩着一层肉眼可见的委屈,活像只被主人强行绝育的大狗,一直到回家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也没什么起色。卡卡西把他挖出来,手里那一摞全是大蛇丸给的说明,整个造人工程从原理到实践全在上边印着,就是看上去不好懂,这两天别的先放放,研究这个就行了。

拉着天藏研究了半天,说明扒拉了七八行实在扒不动了,大蛇丸不管人怎么样,业务素质实在太过硬了,硬到这个说明看不动。卡卡西感觉自己头都大了,抬脸一瞅这位一点没听进去,干脆把东西往旁边桌子上一推,伸手把人搂自个怀里胡噜那一头棕毛。

天藏心里全明白,这个孩子会被他们满怀期待与爱意迎接到这个世界上,肯定和他那时候不一样,可他就是难受。以前他整天泡在一个大玻璃罐子里,除了气泡声和仪器运转的嗡鸣什么声音都没有,看得见外边可是出不去,周围的罐子一个接一个碎开、水流出来,然后那个罐子暗下去再也没能亮起来。

这他妈的算是什么日子呢?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和他同一批进罐子的人早死得坟头树都他妈的亭亭如盖了。而当年的事过去太久了,再掰扯也掰不明白,真要是扒拉扒拉一开始还是团藏在里边搅起来的,实验体这事选不中他也会有别人,只是他运气不太好罢了。

“还是不放心大蛇丸?”

没什么不放心的。硬要说现在他还对大蛇丸心存芥蒂的原因也就是当年雪见的事了,可一方面现在雪见过得相当不错,另一方面战后看见对方那副快要升仙的德性让他感觉有点茫然,过去的那个大蛇丸跟死了一样,他都不是他了,自己还能计较什么?

天藏颇有些委屈的把脑袋埋进卡卡西怀里,他找不出什么原因,但就是心里不舒服。该做的他都会做的,可他老是想再拖一阵子,反正都是卡卡西教给自己的,说家人之间不用那么客气,可以任性一些。

最后那摞说明连第二页都没能翻开,卡卡西就已经搂着天藏睡死过去了。


2


作为火影继任者,卡卡西几乎要每天都和长老团那帮人打交道,对方的工作好像就是专门给火影及火影相关人员添堵,一天天的跑到火影办公室喝茶抬杠,说这不行那不好的,说多了就渴,一杯杯的往下续水,纲手都心疼茶叶和水费。

每天和那帮玩意开会,除了点头摇头和语气词之外卡卡西不多说一点,就怕多说的同时漏出几句不那么干净的大实话,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办公室里每个人脑子里滚动循环的骂大街那一套连在一起能把火之国绕三圈。因此每天的例会特别沉闷,仿佛哪位忍者刚刚死了哪位至亲,当然家里死人的不包括那些顾问,否则那会让整场例会过分欢快而进行不下去。

不到三天卡卡西就已经学会了在例会上不动声色的走神,每天听差不多的东西人是会烦的,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有忍不住揪掉那堆老逼脑袋的一天,为了避免惨剧发生卡卡西坚持走神。时间一长他也挺好奇的,那帮货看起来一点快死的迹象都没有,他们的同龄人差不多已经要靠插管活着了,他们竟然还个个一副精神矍铄容光焕发的死样子,好像怼预备火影能延年益寿一样。

不过今天的例会和往常不一样,那群老货个个换了新衣服把头发梳的板板正正一根翘毛都没有,卡卡西肯定这帮人是要给他找个大的不痛快。

他还真没猜错,那帮人做好了战斗准备派了个代表上场,开口就扔了个超大个儿的震爆弹,“你和那个木遁使的孩子是让大蛇丸做的是吗?让他停了吧,他这样的……”

剩下的话被那位脸上的褶子挤住了,他自认为得体的用沉默代替了那些不好听的部分并以为这样让自己显得深不可测。

“准确来说,那是我们自愿成为这个实验的参与者,毕竟村子迟早会需要大蛇丸这样的人,现在应该表现出一定合作的诚意。而且,另一位实验的参与者是有名字的,他叫天藏,我认为您刚才的称呼稍显不妥,并不利于村子的团结一致。”

谁还不会个扣大帽子了,要是没有和顾问抬杠的能力还当鸡毛火影。今天这帮老货算是戳着卡卡西逆鳞了,他可是护短的,今儿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木叶第一技师的口技。

例会最后双方两败俱伤,卡卡西说得口干舌燥大脑缺氧算轻伤那方,顾问团明知他话里有话还不能发作,憋得血压直升膀胱肿胀,这肿胀还反映到了脸上,一个个脸色比屎还难看。


3


卡卡西继任火影以后忙得六亲不认,但凡来人先要把脑袋从文件里揪起来好好认一认对方是个谁,村子里工地一个连一个,各种大事小情全堆过来了,大到隔壁村要提木叶的关税,小到哪几家的房子占了公共用地掰扯不明白,上午要赶两个会下午还有三场剪彩,想看个带颜色的小书还要被旁边梳扫帚头的助手提醒注意影响。

每天对着批不完的文件开不完的会,还要对付专职找茬的顾问团,卡卡西想找天藏寻求一下暂时的安宁却发现找不到人,对方也忙得脚不沾地,卡卡西估计自己就是跑到他面前他也要反应一会才能想起来他是哪位。

忙活了能有小半年,大蛇丸发信让他俩来领孩子,已经忙傻了的卡卡西和天藏好一会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出,急三火四把孩子领回来才觉得不太妥。孩子吃什么睡哪里谁来看一点头绪没有,连名字都没想好呢,俩人直接抓瞎,只好向夕日红求助。

直到那个皱巴巴的小婴儿吃饱了睡着,卡卡西总算和天藏商量出结果,女儿名字就叫旗木朔。那样软的一小团抱在怀里都不敢使劲,两人轮流抱孩子的时候浑身僵硬,平时叫他们处理个差不多大的爆破物都要比现在镇静一百倍。

卡卡西白天在文件里上下翻飞,晚上回家给小祖宗当牛做马,天藏也一样,白天出任务晚上养孩子,夜里孩子一哭俩人轮流爬起来看,累得快要灵魂出窍,别说X生活了,躺到床上衣服都不想动手脱。最后六代火影经过一年多要死要活的奶爸生涯,于某次晨会上拍案让木叶忍校开设学前班接收两岁以上的学生。

旗木朔刚出生那阵子白天是夕日红帮忙带,卡卡西和天藏每天忙到深夜才能见着她,清早出门哈欠都不敢打得大声。村里有孩子的也基本都是这个样,白天忙的时候托熟人带孩子晚上再接走,后来孩子多了熟人都不够用了。战后人口增长靠提生育率,可生的多了就要照顾,严重拉低村里忍者工作效率,为了不让村子的经济砸在自己这任火影手里,也为了避免鸣人接手一个大烂摊子,忍校学前班这个案子被直接提到火影日程首位。

这种有利于村子发展的好事顾问团要是不跳出来搅一搅简直不符合他们人设,反正他们总有理由搅黄一切自己看不顺眼的东西。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天藏和卡卡西能忍,旗木朔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大爷大妈们也忍不了,村子里带孩子带到神经衰弱的人更不能忍。

吵来吵去由木叶众忍者自愿掏钱凑份子,把顾问团一大帮子全塞进一个老年人旅行团,去最远最便宜的地方玩去,时间越长越好,不回来最好。后来这事被写进木叶的经济学课本里,成为最早的众筹案例代表,考试里十次有七八次有这个。


4


经过小半年的准备工作,完成了文件审批、人员调动、培训与考核、场地规划这一系列的木叶忍校学前班迎来了首批学员,旗木朔刚好擦线入学。

当初卡卡西在考核的时候特意多加了个考题,问如何处理学生间的欺凌现象,和几位老师阅卷的时候把答案不合适的全刷下去了。开玩笑,这么些年他可是看够了一届又一届小破孩子毛没长齐先学会怎么欺负人。而天藏赶在两个任务之间的空当,拿木遁盖了个活动室,按专业设计图来的,冬暖夏凉通风良好还隔音抗噪。他没上过忍校不懂里面的事,反正干好自己擅长的就行了,不懂的那些卡卡西肯定能搞定。

回头第一天上学允许家长跟着去,这俩爹硬是一人挤出半天假,颠颠的跟着自家闺女去了学校。俩人在教室后边看着小朔在地上和别的小朋友一块乱滚乱爬,那一脑袋银白色的头毛特别显眼,卡卡西拍照天藏负责摄像,一颗父爱满溢的心都要化了。

旗木朔从育儿班升进小班的时候,她那个当火影的爹又搞出一件大事,在木叶通过了同性婚姻法并且立即以身试法,和她另一个当上忍的爹领证去了。

一开始她不懂,还问自己那个一头白毛的爹,“你们不是结婚了吗,不然怎么有的我?班里都说爸爸妈妈结婚以后才会有小孩子的。”对此卡卡西揉揉她的脑袋,告诉她因为两个爸爸都是很厉害的人才能不结婚就有了她。然而经验告诉旗木朔这个爹的话不能全信,她又去问和自己长得特别像尤其是眼睛像的那个爹,天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表示自己也同意,因为仔细想想卡卡西还真没说错。


结婚十周年的时候大蛇丸送了个礼物来,那位是越活越奔着年轻去了,相比之下卡卡西这种冻龄美颜都没什么稀奇的了,他甚至觉得再过几十年,这位大仙可能把自己搞成个受精卵。

卡卡西打开礼物盒子,里面有一张最顶上写着“旗木朔茂”四个大字的地图,顺着地图指示左绕右拐从家里走到了自己爹的坟包前边,发现自个的爹被秽土转生了拿着封信坐在坟前边等他。信上写他爹这次用改良过的秽土复活了,这次转生的原料是蛇,反正大蛇丸那不缺这个,这个旗木朔茂和正常人一样能活,运气要是好一点搞不好能送卡卡西走。

大蛇丸一直活得与众不同,别人搞忍术他搞科学,别人找对象生孩子他找仪器造孩子,连送贺礼都送独一份的,别人送礼他送爹。

旗木朔回家发现自己多了个爷爷,丝毫没有感到慌乱,被俩很厉害的爹拉扯大的优点之一就是精神强大,时刻都能保持冷静,哪怕这个爷爷能被帕克叼着到处跑。

“爷爷好,家里有点乱,您随意。”打完招呼旗木朔突然想起来天藏还在外边出任务,“爸,我爹知道这事吗?”

“还不知道,等他回来再和他说吧,今晚做什么菜?”卡卡西洗了手换了衣服进厨房开始折腾。

“这就有点坏了,我爹回来要是发现自己突然多出来个爹,还是个巴掌大的爹,那不得吓一跳。今晚多做点吧,咱们家里多位长辈不是——哎那个切片就行不用切丝。对了,爷爷爱吃什么?”

“你爷爷爱吃的我来就行,反正现在他也吃不多。你去街角那家店买点核桃糕吧,我记得你和你爹都挺喜欢那家的。”说着卡卡西把鱼放进烤箱,定好时。

“行啊,记得我那份秋刀鱼晚拿出来一会儿,焦一点的好。”

旗木朔茂坐在客厅桌上摆的橘子旁边神游天外,毕竟上一刻刚和儿子唠完嗑目送他还阳,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也活了,而出现在眼前的儿子已经结婚而且孙女都快从忍校毕业了,他需要时间来缓一缓。


======TBC======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