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以和为贵

黑道paro,要是能写出后续这就是个坑,要是写不出来就当个小短篇看吧
名字取自杜琪峰导演的HEI社会系列第二部,我对黑道的理解仅限于看过的一丢丢影视剧,专业是不可能专业的【厚颜无耻.JPG】
有一点点未成年X行为,一点点。人物OOC警告,基本都是黑的,没啥白的。


 
天藏端着一盘切好的桃子进书房的时候卡卡西正跟电脑文档较劲,干脆也不过去招他了,坐在沙发椅上嚼桃子。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桃子,天藏吃得挺高兴,叉起来一块先张嘴含住一半,再一吸把剩下的半条全吸嘴里,嚼的时候又凉又甜的汁水全溢出来,从舌头一路滑进胃里。

卡卡西转过头看着天藏消灭了整盘桃子,东西也不打了,冲着他招招手,逗狗一样让他过去。

“你能不能稍微客气客气,好歹这是我的房子,而且还是我买的桃子。”

听了这话天藏开始冲他连比划带摆口型,大致是在讲【你说的不用和你客气】,卡卡西表示我那是和你客气客气,这是人之常情我还以为你懂呢,天藏又是一通比划,【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但没人教我这个】。

卡卡西看着眼前这个哑巴竟然一时语塞,那张平日里能言善辩的嘴巴倒是吐不出什么来了。他之前听说过团藏十几年前捡了个孩子养,他当时还以为那老头打算培养自己接班人了,现在一看倒不是那么回事,没见过把自己接班人扔进“根”里当狗养的。

天藏两岁的时候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爬到了团藏手下的脚边,那个手下还以为是个野猫,抬脚挪他的时候发现脚感不对,提溜起来一看是个脏得看不清脸的小孩。团藏那天也是喝多了,一抬拐杖让把他带回去扔给“根”。

天藏没死在垃圾堆里,很难说他运气到底是好还是坏,反正好赖是活着了。

等再大一点以后天藏开始学着怎么杀人,“根”里出来的孩子都可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等再大点的时候,好看的就能送人了。和木叶作对的人里总有喜欢小孩的,请人吃饭的时候让人家挑,看上哪个带走,那位对头一般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

天藏哪都挺好就是不会说话,这种活一般轮不着他,他一闲着就搞绿化去,养花养草养多肉,有空还种树去。大家都不明白,这是闲着没事打算拯救一下地球还是怎么,问他他也比划不明白,干脆就随他去了。

又过了三年,团藏要甲清理掉卡卡西,他去了以后带回来个小袋子,袋子里装着一小把灰白色头发,头发上连着指甲盖大小的头皮。

但是卡卡西到底是没死成,那天和天藏打了一架还被硬薅下来一把头发,对方让他赶紧离开这个城市,因为团藏要让他死。

卡卡西没花多久就想明白了里面的道道,要是卡卡西接了猿飞日斩的班,那他团藏就不可能坐上那个位置了,趁着卡卡西还没有接班的资历先干掉他,比快要接班的时候灭他口隐蔽得多。

天藏是想帮他,但现在这样不但帮不了他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团藏能坐那个位置那么久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不仅会让甲死,还会让他死得很有价值,不仅是出于他为人阴狠,更多的是出于愤怒,而他的愤怒来自恐惧。现在想要他脑袋的人凑到一起能挤爆这个城市的监狱,如果连一手养大的傀儡都要背叛他的话,就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人了。

最后这场混乱险些演变成帮派内讧,在局面差一步就要没法收拾的时候,猿飞日斩出来打圆场了。趁着俩老头打太极,卡卡西拖着天藏跑了。

两个劫后余生的人跑进了城市的夜晚,天藏跟在卡卡西身后,像是只被拖着遛弯的宠物,虽然现在浑身脏兮兮的,脸上青的紫的都有,身上好几道口子在渗血,还被掰折了右边的腕子,比起一般的宠物更像是住在垃圾桶里的野猫。

两人踩过小巷子脏水潭里的月亮,披上霓虹灯的彩光再脱掉,过马路时被人潮吞没又在下一个路口被吐出,跌跌撞撞穿过了小半个城市,最后摔进卡卡西的某个安全屋。

安全屋躲在一个小区里,小区的住户年龄分布十分齐全,有朝五晚九的上班族、书包和脑袋都很沉的学生、专挑休息日装修的邻居、坚持半夜练声的婴儿和狗以及霸占小广场晨练的老头老太太。

那个小区什么人都有,就是不该有卡卡西这种疯子。

卡卡西在客厅先铺了块塑料布,然后招呼天藏踩到布上,把衣服都脱下来。俗话讲久病成医,卡卡西这种经常动手的人对包扎还挺熟悉的。

伤口一处理好,卡卡西把天藏拖去浴室里上了,他有点洁癖,不喜欢弄脏家里的东西。

天藏一开始挣扎是因为完全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等到舒服起来就拿左手环着卡卡西脖子,自己也跟着动。他什么也说不了,只能“啊啊”的张嘴干嚎,说实话叫的不是那么好听,但是卡卡西喜欢,把那个哑巴眼泪都逼出来了,那两只本来就不小的眼睁得更大了,上下的嘴全在淌水。他想让卡卡西稍微停一下,因为感觉自己被填得实在太满了,他以为自己会死掉。

能在团藏手底下活这么大不是没有理由的,心细就是其一,天藏用那只好手去推卡卡西的时候还没忘了举好右胳膊以免磕着。

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天藏腿都在抖,昨晚卡卡西还算有点良心,干完就地给他清理了一下,拖着人去了卧室。一觉睡起来天藏发现都中午了,胡乱套好衣服裤子就出了卧室,从冰箱里掏出三个桃子,一个洗完就直接啃了,剩下俩切好了带去书房,他记得昨晚包扎的时候卡卡西说有事去书房找他的。

卡卡西看着嘴边还沾着桃子汁的哑巴,突然伸手打算把人捞过来,结果对方也是练过的,见招拆招,一来一往两人差点在书房里打起来。

最后卡卡西示意他停下,让他看电脑上的东西。

“能看明白吗?”

【大概能看懂】

“往下看。”

【你是卧底?】

卡卡西笑眯眯摸上天藏毛茸茸的脑袋,心想昨晚包扎顺便把他头发给剪了,手感还挺好。

“对啊,要说出去吗?”

天藏一脸茫然,沉默了很久,最终摇了摇脑袋。他对木叶没什么感觉,昨晚以后和根也毫无关联了,那就跟着卡卡西好了。

这个决定成了天藏这辈子第二件难说运气好坏的事。

卡卡西该是个名副其实的HEI社会,他不磕药不酗酒甚至连烟都很少吸,每天衣冠楚楚谈吐得体,洁身自好得像个明年就要保送重点的尖子生。有小弟私底下拿这个开玩笑,偶尔撞见这个他倒也不生气,总是一副笑模样,明白人都不去招惹他,有人爱吃有人爱喝有人搞收藏,有爱好的人大都好对付,这种滴水不漏的人才难对付。

不过卡卡西要更难对付一点,他不光没什么爱好,还疯得不轻。

打从他爹自杀起就埋了病根,后来人一路长起来脑子倒是病得越来越重,他打定主意要搞垮木叶,不管里面的人是不是参与了对他爹的迫害,也不管自己以后能不能囫囵着脱身,千金难买我乐意呀。

从五年前和警察搭上线起,他就开始一步步把整个木叶往万劫不复的地步推,期间他推了三个人替自己去死,想办法把卧底身份栽到对方头上,之后的一切都不用他动手。而为了防止有人起疑,其中两个人都是他的亲信。

他一天天的这么演下去,明明木叶里哪桩生意黄了哪个人倒霉了他开心得不得了,还要表现出一副十分担心但是佯装镇定的鬼样子。晚上勒死一个怀疑自己身份的小弟,伪造成木叶的死对头干的,还要在清早部下慌张拍门的时候装得对这事一无所知。

偶尔喝到小醉,他想想自己怎么一路过来的,而后惊觉他竟然十分精确的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一坨屎,思考完了又笑着给自己倒杯酒咽下去。

十七岁遇见天藏把他的计划打乱了,他的计划里本来没有这个人,但是遇见了就放不下了,他改了主意,要把这个天藏拖进自己的泥潭。

他的二十岁生日过得惊心动魄,那个哑巴给的礼物是放了他一命,他送自己的成人礼就是把那个哑巴拖去浴室上了。

卡卡西要和自己玩一场俄罗斯轮盘赌,那把左轮有五发子弹,而他赌那个哑巴会爱上他。哪怕他的理智说天藏该有更好的人生,他应该去看看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去享受自由,而不是和你搞在一起。卡卡西理解这些,但他决不会放手。

等到计划实现那天,他可以带着天藏一起死,两个人一起可比孤零零一个要好太多了。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