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非常短小的粮,看到剧场版的宣传突然激动,欧叔太好吸了无法自拔| ू•ૅω•́)


他本来想拒绝的。


拒绝那个少年的告白并不会多困难,只要摆出为难的笑容,甚至不用等他再做什么动作,对方就会立刻理解,并且十分善解人意的离开。但是他看见了那双湿漉漉的绿眼睛,没有什么人能忍心伤害那些刚出生的、还只能歪歪扭扭到处爬的小狗,八木俊典也一样不能。


对方更黏他了,在成为恋人后,只要两个人待在一起出久总会抱上来,或者牵住他的手用拇指轻挠他的掌心;晚上躺在床上能听见少年向他倾诉爱意的细小声音,像极轻的梦呓,他甚至怕自己的呼吸声太重打碎它们,但不得不承认,他的睡眠比以前要安稳很多。


对绿谷出久来说,在年长的恋人面前保持稳重是一件很难的事,他无比渴望和对方十指相扣,他想亲吻八木俊典,用嘴唇描摹对方的每一寸皮肤,他想要拥抱他的神,而他的神默许了这一切。


偶尔有机会,两人会一起洗澡,在水汽蒸腾的浴室里互相搓洗,出久总是会在对方那块巨大的疤上耗上不少时间,这似乎成了他的习惯。少年的肌肉已经初具规模,虽然和全盛时期的欧尔麦特比不了,但是那些漂亮的线条可以勾勒出青少年蕴含的无限可能,年轻是他最大的资本之一。


出于各种原因,在学校里他们总要小心一点,但这一点不妨碍绿谷在午饭时间接受俊典的邀请,他总会讲学校里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或者课上又讲了什么,像只把球叼回他脚边的小狗,异常快活地摇他毛茸茸的尾巴,等着有人来拍拍他的头或是夸奖他。


有时候出久会在无人的拐角吻他,最开始的借口是头发上落了花瓣,于是俊典微微低头,出久也踮起他的脚,伸手够到他的头发,再揽住他的后脑吻他。有时候是额头,有时候是嘴唇,偶尔也会吻他的鼻尖或脸颊,少年的嘴唇总有点柔软,有时俊典能嗅到薄荷的味道,对方脸上的雀斑也在眼前被放大,他甚至能看见出久眼里的星星。


后来每次的借口都是这个,这样的吻结束得很快,多数时候对方真的会拿下一片花瓣给他,没有花瓣的时候他会递出一粒糖果。


多年后出久终于成为了NO.1的英雄,在某个节目上谈及他的婚姻问题,他站起来向嘉宾席走过去,递给俊典一个糖果型的小盒子,对他说,你的头上落了花瓣。


评论(6)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