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机生何处不尴尬2(救漂、镜像、依然不好吃)



救护车是个好老师,对后辈的教导从来都是亲力亲为。


比如现在,他就在向漂移小同志传授欺扯人行为规范与对接注意事项。


一切看起来都是非常和谐的,除了救护车明显喝高了,而且他们俩呆的地方是个手术台,台子上还躺着被开膛破肚只剩一口气的救护员。


“因为你一时心软让药师死得太痛快了,擎帝肯定不会高兴,只好拿这个倒霉蛋充数了。”


漂移很想用整个塞星最下流的脏话热情问候救护车脑模块里的每一根线路,如果他的发声器没被救护车强制下线的话。


【你折腾救护员他渣的为毛把我拷台子上了!他还在动呢!你就不尴尬吗!】


漂移在芯里表示了愤慨,可惜没机能听见。


“顺便跟你说一句,在欺扯人的队伍里,怜悯以及这个词所代表的一切美好都不属于我们,我们生活在光明照不到的黑暗深处。”


台词很正经,但漂移的关注点不在词上,救护车连说三个字的时间都不到就卸下了他的后挡板,到底是专业人员,技术水平摆在这。


救护车一边嘟囔着“看着有点紧”一边把舌头伸进了漂移的接口,软金属灵活地扫过接口内敏感的传感节点,漂移立马就不挣扎了。


【渣,太爽了,想骂脏话,可是骂不了,真他流水线委屈。】


漂移的内心独白还没完就已经过载了,而救护车把输出管顶进漂移已经过载过一次的接口后就不动了,这下漂移是真哭出来了。


“你有没有听见?”


【听你流水线的渣!这破地方除了我就是你再加个快死的TF我能听见个啥!】漂移恰到好处地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你右手边那个长着光学镜的架子是上一位被我拆的,咱俩底下这台子是上任的上任,还有几个被我拆了以后想跑的,他们现在在哪我是记不太清了,但这俩现在正在祝贺你成为他们的下一任,你有没有听见?”


这下漂移明白了,为什么有的欺扯人宁愿去死也不想进首席医官的医疗室,只是他明白的有点晚,已经逃不了了。


之后他俩拆了个爽(什么鬼


评论(1)

热度(24)

  1. 序梅2014fvsy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