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知乎体】本职工作经常被越俎代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脑洞来自@水枪与泡沫   【论本职工作经常被越俎代庖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谢邀。


我说明一下,答题人或者说管因为自身的原因不能自己打字,我就替它发上来,这里是第二个回答了,第一个回答因为我发当事人的照片被折叠了,所以别在评论里说我是个发小黄文的骗子了好吗!知乎上发小黄文的现在还少吗!那些骂我的里就有发小黄文骗赞的!瞧把你给能的!你咋不上天呢!这破网站吃枣药丸!


 以下是作者的正式回答。


被越俎代庖除了不爽,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不一定是对方有意如此,也可能是自己力不从心。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可是光有志有个屁用,年纪摆在这啊。


当年我的主人还没被尊称为大军阀时,我可是风光至极,一夜最少四五次。在那些随风飘散的时光里,大军阀最为人称道的一件事就是他傍晚在锈海边嘿嘿嘿小飞机,入夜后在城区的小巷里嘿嘿嘿小跑车,后半夜还嘿嘿嘿了一辆坦克。


而且我可以和主人的光学镜进行视觉共享,他看过那么多美好的风景,可是我只会在他嘿嘿嘿时起立敬礼,这真是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但是大军阀现在确实上了年纪,毕竟打了老长时间内战,能挺过来就不容易,还要啥自行车啊,死了的人肯定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不举。换器官也是个办法,但是毕竟有风险,万一整不好再给整没了,以后一揭前挡板这多尴尬啊,总不能让小年轻坐地吸土吧,万一有好事者趁虚而入家里岂不是要变战场?


虽然现在这把老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但我还清楚地记得大军阀和小年轻第一次嘿嘿嘿的时候,感觉自个简直是返老还童,神勇似当年。感情睡小年轻还有壮阳的功效。


小年轻的接口特别好,我全进去以后就把我整个裹住了,又软又暖,湿湿滑滑的,小年轻过载的时候那些发光带的亮度提高了不止一个百分点,我觉得置身于宇宙的中心,锈海的星空和这一比黯然失色。以及我终于理解为什么碳基喜欢泡热水澡了,确实妙不可言。


但有一天,悲剧突然发生了,大军阀和小年轻第三次嘿嘿嘿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就站不起来了。


当时我心下大惊,但很快便明白过来,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可就这么缩回去感觉更尴尬了。


啊啊啊啊啊那些感应节点和发光带好像都在嘲笑我!!!现在认输的话感觉会失去一切的啊!!!身为一根管不充能有何用处用来提东西吗!!!


最后我还是输给了自己,只能垂头丧气地缩在前挡板里,生理和心理上都是。我完全可以想象到大军阀的表情,绝对比早上七点挤地铁的上班族难看,估计地铁里还有人吃韭菜盒子。


大军阀把目光移到了那根外星扳手上,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那根扳手代替了我的本职工作,对,眼睁睁看着。


我似乎听见了扳手的尖叫,还是方言。


扳手兄,对不住,是我的错,让你沦落到如此地步,可为什么你看起来还有些开心呢。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可如今真是有心无力,和扳手们聊起来也只能鞠一把辛酸泪。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可和我有关的只有两件:1、小年轻走了  2、大军阀要去追他


但出发之前大军阀要亲自给我升级。


亲自


给我


升级


嚯瞧把你给能的咋不上天呢!


我突然想起来,只要大军阀愿意,他还真能上天。总之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已经超越了自己。(此处应有掌声)


最后,如果有人越俎代庖,先确定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再想办法把工作抢回来。


当然我是不用抢的,毕竟这工作除了我也无人能胜任,扳手再好用也不是原装的啊。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