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动物凶猛(1)


绿谷自认不是运气很好的人,十年以前住自家隔壁那个离死不远的老大爷养了条狗,见谁都挺亲,唯独见了他闪着一嘴牙就冲过来了,称得上是四蹄生风,晚跑半步小腿肚子就好没了。

 

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每天傍晚时分街道上都要上演一出“生死时速”的戏码。那狗太他妈聪明,从不挑离家近的街道,被街坊邻居看见了上来帮一把那是碰着好时候了,大部分时候都是绿谷被狗追着一路哭嚎着跑进小公园,跑过秋千架,跑过沙坑,从一群人诧异的目光里跑进另一群人诧异的目光里。

 

跑着跑着绿谷就长大了,从五岁到十五岁,这十年里追着他咬的狗换成了一不顺眼就追着他炸的爆豪胜己,对此绿谷已经很满足了,好歹后者不是天天攒着股劲儿要弄死他。

 

绿谷出久本来以为自己要被这么炸一辈子,哪怕以后俩人老到走不动路瘫在病床上,吃饭都得往嘴里插管,爆豪也会从隔壁床伸手炸他一下,把绿谷不剩几根的头发炸成简约款的爆炸头。

 

不过绿谷的以为里关于爆炸头那一小部分提前了几十年实现了,这次不能全怪爆豪胜己,被自己欺负了十几年的发小挨打的时候不躲了,还拽着自个手告白了,这日子还过个球,然后就一下失手把绿谷给炸了。绿谷本身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往坏了说有时候血往脑子里一涌整个人都他妈犯轴,这次被人烫了个头就更不清醒了,拽着爆豪胜己不撒手,非得要个回应。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上这么号老欺负自己的人物,爱情这玩意从不讲理,厚颜无耻地拿铲子在人心里挖一洞,丢个种子进去,又神色匆匆地去祸害下一个人。被丢了种子的那位就得等,不知道等多久,反正遇到那么个对的人种子就开始发芽了,芽长大以后挠得人哪哪都痒,长到喉间,说话就开始结巴,长到脑子里,就老想那人的事,长到后来有了花骨朵,心里就尤其痒,等哪天被花挠得受不了了找人告白,一树的花就全开了,鲜亮得不得了,骄傲得不得了。

 

绿谷出久心里的花快爆开了,他感觉那些枝条随时会顶破自己的肌肉和皮肤肆意生长,可现在不到时候,还差一个回答,只要一句话或一个点头就可以。所以他死死攥住眼前人的手,一个劲重复自己的话。

 

“我喜欢小胜,请和我交往吧!”

 

在一遍遍重复中绿谷见到了与欧尔麦特“漏气”并列第一的人生奇观,爆豪胜己的脸一点点涨得通红,最后终于是点了一下头。

 

最后怎么活着回的家绿谷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对方点头以后自己就断片了,就像没信号的电视频幕一样,脑子里一片雪花点。睡醒以后依然以为是一场梦,到学校看见对方和往常别无二致的臭脸就更以为是场梦,直到摸到了脑后一块焦掉的头发他才确定,自己的确是告白过了。

 

告白以后的一周内绿谷整个人都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氛包围,脸上时不时显出一种看破红尘的空洞表情,给人的感觉就像要成仙了一般,大家都以为他在进行对未来道路的思考或是对提升自身能力的考量,顿时又增添几分佩服,绿谷便时不时在一堆敬佩的目光里神游天外,这种情况直到体育祭前夕才被彻底改变。


而随着期末考试与合宿一天天逼近,生活终于露出了血盆大口,准备咀嚼这些稚嫩的生命。

 

 


最后来胡说八道几句,写这玩意本来是想满足自己肮脏的内心,看样子到我死的那天也污不了。

妈的,心痛到上吊

评论(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