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动物凶猛(2)



绿谷出久离恋爱最近的一次经历是初二的某个冬夜,在晚高峰的地铁上,一对男女头对头,嘴贴嘴,一刻不停地发出类似于牛蹄子拔出烂泥的声音。这俩人离绿谷的后脑勺只差了两条舌头的距离,绿谷一言不发,只是坚定地握紧了手中的栏杆,背影看起来分外萧瑟。

 

在车厢里已经挤到伸出舌头就能和陌生人来个法式湿吻的情况下,这俩人竟然还能如此投入,绿谷不禁对“恋爱”这种东西产生了一丝好奇。

 

在经过一轮影视剧和纸质书的轰炸后,绿谷觉得还是自己去观察身边的人怎么恋爱更靠谱一点,毕竟生活可不会给人配背景音乐,给人物特写的时候带上柔光滤镜,告白前来三页纸的心理描写。

 

绿谷当初要是告白前先回忆一遍心路历程,对自个复述一遍心中的激动与挣扎,人早跑了个球子的,好在最后俩人算是成了。

 

 

生活要么比小说更无聊,要么比小说更无耻。

 

期末考试后,绿谷出久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体会。最后一科收完卷子,所有人站起来收拾收拾打算走了,夏天的午后炎热而安静,极易犯困,他大爷的下午考试没空午休,几个放得开的睡得鼾声四起,一半人卷子上都有自个口水,因此各个教室里出来的监考老师拿卷子的手都显得不那么坚定。

 

学生们到是潇洒多了,考完了谁他妈还管那卷面什么操性啊?脸上带衣服印子不带衣服印子,沾口水没沾口水的统统收拾书包,呼隆呼隆从各教室涌出去,又汇成一大股涌向校门,对那帮记者或躲或挤,左冲右突“杀”出一条血路。

 

谁管你的问题,个个累得像被牛踩了还要接受采访,狗日的怎么不去采访你自个祖坟,瞅你丫内操性!你问为什么不接受你的采访,考虑到你把话筒举得像是要给人来个嘴部大保健这德行,我说是你丫太他妈招人稀罕了你信吗。

 

 

室外腥风血雨一片,屋内倒是一副“岁月静好”之景。校门口离这儿够远还隔一绿化带,所以只有风吹叶子的声音传过来。

 

    绿谷出久一抬头,正好撞见爆豪胜己的侧脸,浸泡在午后阳光里的侧脸,一瞬间绿谷就理解了为什么有的作者写主角看前座的心仪对象要花三页纸,确实是好看,什么眉眼如画都是扯淡,画哪有这么好看?只看了一会儿,小处男脑子里那些或纯洁或龌龊的幻想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现在绿谷脑子里的描写估计不止三页纸了。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绿谷觉得爆豪胜己像狼,而且不是灰皮的那种狼,得是那种通体雪白的大狼,毛皮白得晃人眼,长了一身傲骨,聪明,健壮,战斗时还冷静得吓人,谁敢进犯自己领地就撕了对方那股子劲最他妈勾人。

 

视线总是被对方牢牢吸引着,所以绿谷出久才会在爱情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世界上几十亿人里就碰着这么一个了,除了一猛子扎进去还能怎么办。

 

“看够了吗,臭久。”

 

绿谷被对方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吓得险些突发心梗,毕竟被炸了十几年,炸出反射来了。下一刻反应过来了,这位早知道我搁这盯着看了,那老实交代了吧。

 

“没看够,小胜特别好看,我想看一辈子。”

 

绿谷从哪些作品里学到的为数不多的经验之一就是,有话尽量直说,有时候很多事在开始时直截了当地说明,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就没有事了,毕竟生活不是电视剧,但四十集电视剧这么一整四集就完事,剧组就得集体喝风去,然后就能看见一帮人把编剧和导演连带制片人架火上烤了,你奶奶个血裤衩子,你爸被牛踩了,谁让你这么拍戏的。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可能既告白那天以后又一次幻听了,过日子真是太艰难了。

 

回家路上两人的手掌自然而然地相贴,就像儿时从幼儿园回家的那条路上一样,两只肉乎乎的小手紧握在一起。世事难料,相隔十多年以后的交握,两只手上都各自添了伤疤,从青梅竹马到情侣,也远非几个字的变化这么简单,但那些没那么重要。

 

没人规定谈恋爱的时候一定要捋清楚两人乃至双方祖宗十八代关系,你太奶奶和我表大爷家是世仇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咱俩青梅竹马纯洁了好些年现在在一起不太合适,这些都是纯扯淡,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去呗,这么唧歪是图个啥呢。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