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同级生(麦相)

相泽消太和布雷森特·麦克的友谊始于高中的第一节实战课,当时校长偷摸找一旮旯搁那看着,一帮小崽子不知道这事,下手也不收着点,相泽上手就消除了麦克的个性,然后俩人就像一对醉于爱情的恋人一样狠扑在了一起,在秋日下午两点半的温暖阳光里,在地上激起的、令人迷蒙的尘埃里揍作一团。

 

期间两人的攻击方式除了正规格斗技,还包括但不限于互揪头发、互咬、互撕衣服,除开格斗技那部分,剩下的比街痞打架还下一个半档次。最后两人抱成团双双滚出了场地,同时失去资格,这才分出胜负。到这个地步时俩人身上的布料加起来顶两条半四角裤头,两人加起来四个鼻孔一个不落全在淌血,正处在打架后必需环节之一的互瞪的俩小崽子浑然不知大难临头,下一刻就被老师们拖去了校长室喝茶。

 

经此一劫,两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互相补习,一起吃午饭这类事根本不在话下,甚至合宿时共盖一床被子,虽然早上起床时会给相泽消太带来一定程度的惊吓。

 

麦克的一头金发洗过以后就不再那么“高耸入云”,而是披散下来,搭在肩上,早上一睁眼就看见对方头发披散在枕头上,被太阳照得像一条金色的河流,有无数细小的分支闪着光,翻腾着汇成一股。大清早来这么一幕给人吓一跳——嚯我被窝里怎么多一姑娘,昨晚那老爷们去哪了?

 

三年合宿了六次,相泽消太直到对方骨架随着发育彻底撑开才结束了惊吓,毕竟睁眼看见肩膀就清楚被窝里多出来这一位不是姑娘,是个老爷们。

 

随着惊吓结束的还有相泽消太和麦克的友谊,因为这俩货开始交往了。

 

彼时相泽消太还不是现在这么副胡子拉碴的末日范,麦克也还没留这么两撮胡子,俩人都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崽子,在外面英俊潇洒得很,人模狗样得很,可是一起过日子的时候连菜都切不好,早上起床上班时必然一阵兵荒马乱。

 

同居的屋子乱得不忍直视,蟑螂和蚰蜒时常串门,老鼠拖家带口、奔走相告来到这里,仿佛回归了伊甸园,池子里的碗盘有一半已经发了霉,吃剩的泡面和便当上开始有白胖的蛆爬来爬去,整间屋子完美表现了人类对生活的焦头烂额。

 

终于有那么个周末,俩人腾出空来把屋子收拾了一遍,所谓“收拾”的大部分就是把看不顺眼的打包扔掉,剩下不能扔的再进行清洁工作。饶是如此,两人也被累得眼前满天星辰,瘫坐在地板上。

 

相泽消太把脑袋枕在麦克的肩上,对方一偏头脸颊刚好压在相泽头顶那个发旋上,热乎乎的。黄昏的阳光打进来,洒在两人身上,美得像幅水彩画。麦克觉得心里被一种又热又柔软的东西塞满了,沉甸甸的,像沉进胃里那么安稳。

 

生活里肯定要有这么几个片段,明明微小的不得了,却还是在心里被一遍又一遍地提起,因为是很重要的人陪在一起做的,在茫茫人海里唯独看见那么一个,费劲巴力提溜出来,含到嘴里放进心里,能互相指着对方说“这是我男人”的这么号人物,所以才显得珍贵。




又是一篇胡说八道,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后文,听天由命吧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