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syn

校长代课

学校开始会考摸底,一天考一门,考试时便是我脑洞大开的好时候。相泽老师那么好, 我辣么爱他,我要写麦相的段子【痛哭流涕.JPG】
背景是我瞎编的

相泽消太入学那年刚好遇上泡沫经济破裂,大批公司倒闭,社会秩序混乱,每天一抬头就看见基本每个大楼顶上都站着个人要往下跳,入室抢劫这类案件平均三天一回,英雄都快不够用的了。

学校里的老师被派出去不少,校长就扛起了带学生这杆大旗,天天坐办公室写文件谁也受不住啊,反正一个年级撑死了也就三个班,课程进度差不多,谁教都一样。于是校长每天上午把三个班学生赶羊一样几嗓子喊进阶梯教室,拿尾巴卷着笔就在黑板上吱吱扭扭开写。

教室里人多了就特别暖和,上着上着课就有人趴下了,还有一部分人比较矜持不太敢睡,困得一个劲儿翻白眼,同时身体左右摇晃,于是小半个教室都在跳一种节奏极其舒缓的古怪舞蹈,空气都变得迷幻起来。

麦克则包括在另一部分胆子大的人里,说睡就睡绝不犹豫,相泽消太坐在旁边眼看着这人脑袋一点点往下低,脖颈折断一般深深垂下去,仿佛在忏悔什么。

其实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的。相泽消太边想边伸手挠对方后脑勺的头发,挠得手掌和心里都痒痒的。

下一秒鼾声暴起,相泽消太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整个教室里睡着的全被惊醒了,以为地震了,有往门外冲的也有往桌下钻的,气氛顿时变得无比热烈。这场混乱的始作俑者被怼醒以后脑子依旧不清醒,看见别人往外跑也跟着跑,被相泽消太一把薅回来了。

“你要这是得去哪?”
“不是吃饭了吗?我看好多人都往外跑。”

对话到了这里就不能进行下去了,因为校长已经到俩人跟前了,板着那张毛茸茸的脸,那张明确表示出“我在生气”的脸,对布雷森特·麦克表示谴责。

下课以后麦克就被校长流放去打扫操场,另外几个跑出教室的倒霉蛋被流放二十米打扫一楼大礼堂,几个人愁眉苦脸的拿着卫生工具缓缓前进。

知足吧,小同志,当初校长比现在可残暴得多。刚上任那一阵子有个流窜犯在放学路上袭击学生,校长后来把他堵到一工地上,从脚边拎起一锤子往架子一地方砸了一下,上头掉下一钢筋把那人骨盆砸稀碎。

评论(6)

热度(31)